一分快3

当前位置:一分快3 > 人才招聘 > >> 浏览文章

哭泣的骆驼——穆斯林女性佩戴头巾的思考

少时,读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羡慕作者能驾车自由飞驰在广袤无垠的沙漠外,有一事不解,为什么撒哈拉的女人们要用一色的黑布包裹全身,遮住她们淡棕色的、美丽的脸,即使是大财主家的妻子,也只是换上更为华丽的丝绸,身体仍是被牢牢裹住,不允许暴露在公众场合。为了防晒?全身上下裹得密不通风,只怕是更热吧。

后来,我懂了,原来除了我们这个道佛兼存、各家并容的国度,这个世界上还有着许许多多的宗教派别。自然,各个教派所坚持的信仰力量、宗法准则也是不同的。宗教上的问题不过多探讨,尊重每个人的信仰与准则,适当的保持旁观者的态度,更能睹镜窥人。

至于穆斯林女性为什么清一色头巾加身,更有全身罩于袍下者,最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却不得解法。网络上找来的消息,真真假假,不知来处,莫可明辨。去图书馆里翻找查阅后,才发现关于伊斯兰教的书籍真是少得可怜,就连省图书馆也只是稀稀落落摆放两层书架,还被放置在最低层,与上方累累的各色圣经注释、道家教义、佛家典故形成鲜明对比。翻阅之后才明白,非不为,实不能也。

因着伊斯兰教文明的复杂性和《古兰经》的崇高地位,国内以此为题材的单题研究极少,并且只有德高望重、学识渊博的伊玛目(在一场独特的社会运动中或政治意识形态中,或科学中,或思想宗教仪式中领导一个社会的人的头衔)才有资格进行古兰经的事业,教外人士从事研究古兰经的工作在穆斯林看来,是不具有合教性和正当性的。

有鉴于此,对于古兰经的解读和研究非常慎重且稀少,有据可考的实证资料太少。姑且看之,聊一聊为什么穆斯林女性为何如此坚定且决绝在公众场合佩戴遮盖面首的头巾吧。

首先,我们来了解一下伊斯兰教的成长环境。

伊斯兰教诞生于公元7世界的阿拉伯半岛,彼时此地正处于阿拉伯社会原始氏族解体溃散阶段,后被穆斯林划称为蒙昧时期。当时的阿拉伯社会仍以游牧为主,商业贸易渐渐兴起,人与人之间以血脉为牢不可破的联系纽带,只有归属于部落才是阿拉伯本土的安身之法。当时信奉多神教的阿拉伯人,流行的风俗习惯不乏劫掠、淫乱、溺婴、滥杀、虐老等,尚未完全开化,厄需建立一套严明、规范的社会秩序。

而穆罕默德的横空出现,彻底改变了阿拉伯半岛的宗教布局。

穆罕默德以真主安拉使者的身份,布道传经,协调部落纠纷。他颠覆以往传统认知,给民众传播了一种全新的思想。最终,阿拉伯半岛曾经信奉的多神教被推翻,信主独一的伊斯兰教成了最根本的信仰。

这里不禁有疑问,为什么伊斯兰教能够取代原始宗教并以燎原之势扩散,最终成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呢。

首先,伊斯兰教打破了阿拉伯半岛长久以来各自为政的部落习俗,各个部落间不再是单独的个体,而是作为一个整体存在。伊斯兰教有一个信条,穆罕默德说过,每个穆斯林都是其他任何穆斯林的兄弟,现在你们是同胞。这种思想在穆斯林心中达成一致,所有的穆斯林是一家人,利益也是融合为一的。所以,现代社会里当一个伊斯兰国家受难时,其他伊斯兰国家以各种形式表达兄弟盟国的担忧或行动。近代以前,中国穆斯林中仍流行着“回回千里不持粮”的风俗,正是由此而来。

阿拉伯半岛东接亚洲大陆、西隅欧洲各国、南连非洲板块,特有的枢纽地位,使得其商业贸易极其发达,往来的商人络绎不绝。繁盛的贸易往来,不仅带来了丰富多样的商品,更是将灿烂辉煌的阿拉伯文化四散传播,伊斯兰教也就随之扩散开来。

其次,伊斯兰教长期以来坚持念功、拜功、斋功、课功和朝功的宗教仪式,也是在不断强化穆斯林潜意识的基本信仰,坚持信仰安拉,坚持真善美,主张两世吉庆,这一世的行为将在下一世被审判,无形中成为一种道德行为约束。虽然有着严格的宗教参拜礼仪,《古兰经》并不禁欲,相反地,鼓励人们利用和享受真主赐予人类的各种幸福,摒弃禁欲主义,教导穆斯林充分享受一切允许享受的乐趣。

并且,伊斯兰从某种程度上规范了阿拉伯半岛混乱的社会制度,建立了相对于当时而言,相对完善并且高洁的宗教制度,将道德行为和宗教信仰直接相关,使穆斯林的宗教信仰在具体的社会生活中得到巩固和体现。

伊斯兰教内对战利品、筵席、婚娶、遗产、卫生、遗孤、商谈、辩诉、近亲通婚等等与信徒们息息相关的生活方面予以规范,杜绝了以往私欲为上、无理可言的蒙昧生活,迈入一个有道德束缚、有法理可依的全新时代。

而被穆斯林们奉为立教之本的《古兰经》,其实是穆罕默德作为真主的使者在人世间所留下来的日常话语,在他死后被信徒们整理成册,广为传播。

其中,对妇女的权益和保护方面,《古兰经》做了大量篇章,虽然从现今看来,确有些许与现代社会准则格格不入。但是,不可否认,在过去的一千多年里,仍是从某种程度上维护了身处弱势地位的女性权益。

《古兰经》规定,一个男子最多可以娶四名妻子,且娶妻必须经由前一位妻子同意方可,每位妻子的地位相同。至于如今饱受争议的一夫多妻制度,诞生于当时特定环境下的社会时期。伊斯兰教诞生前,妇女尚不能作为独立的个体独自生活,只是个没有自主意识和主观想法的依附于男人生活的附属品,可以随意处置,有钱有权的部落领袖妻妾成群,没钱没权的穷苦人可能孤苦一生无妻无后,战乱后大量的孤寡妇人如何安置也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古兰经》从很大程度上纠正了这一局面,从宗法上严令娶妻数量,赋予了妇女一定自主权益,在当时来说,不得不说是划过历史的一道璀璨星芒。

伊斯兰教承认家庭的共有财产,也肯定了女子在家庭中享有一定的私有财产,《古兰经》关于父母子女、夫妻、直系亲卑亲属、尊亲属等不同情况,继承所得份额财产继承关系和权利做了详细的说明。承认离婚且规范了离婚后妇女可自由处置的财产,从而保证了她们在离婚后生活不受影响,亦可以自由婚嫁,在当时来说,不得不说的跨时代的思想洗礼。

当然,伊斯兰教对妇女的束缚也是有的,不仅有,而且是自上而下,从内到外。

《古兰经》里对信女的外表穿戴,有个严格的规定。如:

“她们应当用外衣蒙住自己的身体,这样做最容易使人认识她们,而不受侵犯。”

“你对信士说,叫他们降低视线,遮蔽下身,这对于他们是更纯洁的。真主确是彻知他们的行为的。你对信女们说,叫她们降低视线,遮蔽下身,莫露出首饰,除非自然露出的,叫她们用面纱遮住胸膛,莫露出首饰,除非对他们的丈夫,或她们的父亲,或她们的丈夫的父亲,或她们的儿子,或她们丈夫的儿子,或她们的弟兄,或她们的弟兄的儿子,或她们的姐妹的儿子,或她们的女仆,或她们的奴婢,或无性欲的男仆,或不懂妇女之事的儿童。叫她们不要用力踏足,使人得知她们所隐藏的首饰。”

将妇女以隔绝的方式远离社会,避免她们与外界产生不必要的接触,除了当时妇女不受重视和尊重的社会环境,是否可以有这样一个理论,在穆斯林社会里,潜意识里是认为女性性欲是主动性、破坏性的,只有把妇女遮盖起来或同男人隔离开来,才能避免男人受到诱惑、防止淫荡发生?

这些内容从伊斯兰诞生之日开始严格执行,历经上千年时光辗转,穆斯林早已分散各处,关于妇女头巾这一行走标准却是从未更改过。只是,限于《古兰经》是穆罕默德的口述记录,对于里面一些内容理解各有偏差,对于哈吉斯选举方式的认可程度,从而衍生了各大派别。不同派系、不同地区间关于妇女面纱佩戴的标准亦是不同的,我们见到的穆斯林妇女有的只需遮住头、耳、颈,而有的必须以黑袍罩住整个身体,原因正在于此。

《古兰经》规定,穆斯林男子可以娶犹太教或基督教的妇女,而穆斯林妇女只能嫁教内的男子,就在于穆斯林男子可以确保把正统信仰教给妻子以解除妻子的异端信仰,但决不应使穆斯林信女身陷改宗的危地。

这就从潜意识里给伊斯兰信女及其身后的家庭埋下一颗种子,如果不能够严格遵从教义、佩戴头巾,那么这样的女人,在教内是得不到认可的,更无法享有正常婚姻的。而结婚和生育,对于穆斯林来说,是人生必经的过程,是这一世里必须要完成的一项任务。所以,不管心里遵从与否,穆斯林女性必须从外在起,严格遵守教律,不得违抗,否则,她将会被她自己以及整个生之存之的大环境所抛弃。

关于穆斯林,近几十年来,一直逃不过战争纷乱、恐怖袭击、贫苦难民等词,深究起来,离不开某些国家对中东地区以及其他穆斯林国家进行的政治和军事干预,由此导致的暴力、苦难和社会动荡,必然引起穆斯林对于某些国家及整个社会的报复。而强国对于穆斯林报复行为所产生的军事打击和经济压迫,只会使得穆斯林国家百姓生活愈见艰苦,难民丛生,反之加重了社会矛盾,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而全球化发展和难民问题,使得穆斯林从原本的聚集地分散开来,散落世界各地,同时,穆斯林独有的宗教体系,使其即使身处不同文明环境中,仍能保持其独有姿态傲然独立。鉴于近几十年,中东地区纷乱不断,大量的难民逃亡各国,主要集中于欧盟各国。对于穆斯林难民,各国政府态度不一,总的来说,虽然从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劳动力补给,但是由此带来的宗教问题对于政府来说,也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2011年,荷兰阿姆斯特丹上诉法院对于博斯科学院女生艾依的关于穿戴头巾的判决,从法律层面确定了必须服从学院禁止穿戴头巾这种带有宗教歧视的规定。不过也可以看到,荷兰大多数基督私立学校都表示尊重非基督教背景的学生的宗教和信仰自由。但是,对于大部分穆斯林家庭来说,私立学校高昂学费的门槛只能是可望而不可即般的存在,不能接受歧视法规的他们,只能放弃学业深造,从事一些低端职业。而没有受到良好教育的他们,如何能够找到收入更高的工作,更别说跨越阶级壁垒,如此这般,陷入恶性循环。

包括比利时和法国在内的一些欧洲国家,都试图要从世俗化和中立化的原则出发,来证明普遍禁止学生在学生校园内穿戴宗教或文化象征服饰的做法的合理性。他们的理由是,必须阻止父母强迫自己的女儿在学校校园内穿戴宗教象征的服饰。但问题是,情况虽然的确如此,但这一禁令依然无法解决儿童在学校校园外被父母强迫穿戴宗教服饰的问题。同时,这种普遍性的禁令也会干涉到一些学生自身的权利,因为她们可能在没有任何外来压力的情况下,自愿穿戴宗教或文化象征的服饰。

事实上,那些以维护个人自主权利的名义要求禁止穿戴面纱的呼吁和禁令,其实已经完全否认了穆斯林女性应有的个人自我表达的权利。他们并没有对于其他宗教采取如此严苛的禁令和要求,却对于女性的头巾佩戴与否保持如此高的警惕,可能也出乎当初的预想之外吧。

对于妇女言行举止的严刑苛律,自古就有,中国封建社会利用妇德和贞洁牢牢困住妇女对外探索的脚步,欧洲中世纪基督教对妇女的压抑也是亦步亦趋。但是,经过近代百年的挣扎,妇女们极力挣脱对她们来说紧缚己身的种种教条、歧视、漠视和低看,逐渐开始以独立的姿态行走世间,这是社会的进步,也是妇女自我意识的觉醒。

反观伊斯兰教内信女,因着部分相对落后的发展和本身严苛的教义,尚未摆脱那一抹象征意义的头巾,不能不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参考书目:《古兰经》伦理思想研究,顾世群,2016年。

《欧洲穆斯林问题研究》,汪波,2017年。

《伊斯兰教什叶派》,塔巴塔巴伊,2017年。

《古兰经译注》,伊斯梅尔.马金鹏,2016年。

 

随机文章

相关站点

友情链接

一分快3平台,一分快3官网,一分快3网址,一分快3下载,一分快3app,一分快3开户,一分快3投注,一分快3购彩,一分快3注册,一分快3登录,一分快3邀请码,一分快3技巧,一分快3手机版,一分快3靠谱吗,一分快3走势图,一分快3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一分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